新能源车限购取消 专家:应出台配套措施,防止拥堵回温
栏目:企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6-11 15:14
6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等三部门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聚焦汽车、家电.........

  6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等三部门发布《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以下简称《方案》),聚焦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领域,提出进一步巩固产业升级势头,增强市场消费活力,提升消费支撑能力,畅通资源循环利用,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实现产业高质量发展。其中有关汽车限购政策“松绑”的规定引发关注。

  《方案》提出,坚决破除乘用车消费障碍,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消费使用,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鼓励地方对无车家庭购置首辆家用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在停车费等方面给予新能源汽车优惠。

  专家认为,此次新政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但应及时出台配套措施,降低车辆使用强度,避免给城市带来更大负担。


新能源车号牌核发现场。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解读1

  一线城市刺激消费作用将更为明显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表示,此次新政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一线城市体现将更为明显。

  程世东表示,目前全国对新能源汽车限购的城市并不多,限购政策也比较宽松,从全国新能源汽车的消费来看,此次新政影响可能不会很大。但在一线城市,的确会刺激新能源车消费市场。但刺激程度如何,则要看具体的政策。有业内人士表示,“限购”是指控制新能源汽车总量以及限制购车人资格,新政中“不得限购”的表述,究竟是全部放开、随意购买,还是仅放开购车资格,或仅仅不再控制新能源汽车总量,这将影响新政对汽车消费的刺激程度。

  解读2

  汽车消费新政倒逼交通治理合理化

  此次新政考虑到了刺激汽车消费可能给城市交通带来的影响。《方案》明确,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根据城市交通拥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结合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研究探索拥堵区域内外车辆分类使用政策,原则上对拥堵区域外不予限购。

  程世东认为,放开新能源汽车限购会给城市交通带来影响,但也不会太明显。第一,现有小汽车的基数比较大;第二,车辆的使用才真正影响城市交通,而非拥有。

  他认为,新政更加积极的意义是倒逼各级地方政府拿出更加合理化的交通治理政策,而不再依靠、甚至依赖____抑制消费需求,进而缓解交通拥堵,“不能依赖____,就会迫使地方政府拿出更多的精力和财力用于改善城市交通环境。”

  “限行限购本来也不应该作为城市交通治理的长期、根本性举措”,他认为,各级政府应该拿出合理的交通规划;提供更好的公共交通;打造更好的步行、自行车出行环境,吸引公众主动选择绿色出行。在小汽车的拥有和使用方面,也应该更多通过停车的市场化机制手段进行调整、引导。

  解读3

  应通过经济杠杆手段进行调控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认为,新能源车对城市拥堵也有“贡献”,取消限行、限购后应及时出台其他措施,降低车辆使用强度,避免给城市带来更大负担。

  “放开新能源车购买限制的最直接动因还是希望借此来拉动汽车消费的增长。”在陈艳艳看来,放开新能源车限购和缓解交通拥堵并不是完全矛盾对立的关系,机动车使用强度才是导致城市拥堵的根源。

  陈艳艳表示,相较于传统的燃油汽车,新能源车虽然自身排放的污染少,但它对于加剧城市交通的拥堵亦有“贡献”,“道路上行驶的新能源车数量的增多,会拖慢全路网所有车辆的运行效率,进而增加燃油汽车在低怠速状态下的污染排放。”因此,放开新能源车购买限制后,城市管理者要尽快出台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的配套政策,避免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给整个社会带来更多的负面成本。

  放开新能源车限购后,如何避免导致拥堵进一步加剧?陈艳艳认为,城市管理者应及时通过提高用车成本等经济杠杆手段进行调控,例如,对驶入特定区域的车辆收取拥堵费、提高核心区域内的停车费等。

  陈艳艳认为,交通拥堵问题突出的特大城市,短时间内取消新能源车限购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困难。这些城市更应该通过提供公共交通供给、优化出行结构等措施,引导市民减少对驾车出行的依赖。

  ■ 背景

  汽车市场去年出现28年来首次负增长

  2018年,国内汽车市场出现了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推动消费平稳增长的实施方案,提出“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以促进汽车消费。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司长刘宇南也指出,汽车消费减速是2018年消费增速下滑的一个主要因素,要以稳汽车消费来托住商品消费“大头”。

  根据国家统计局测算,2018年仅汽车消费一项减速,就造成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回落0.8个百分点。但从今年一季度数据来看,新能源车表现较好,汽车类零售额虽同比下降3.4%,但新能源汽车增长了48.2%。“这个增速是相当快的。”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表示,这说明汽车行业的结构升级在加快。

  广深放宽汽车限购增车牌指标18万个

  不久前,《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出台,明确将优化汽车消费环境,逐步放宽广州、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其他地市不得再出台汽车限购规定。根据统一规划,广州、深圳将相继放宽汽车限购措施、增加指标配额。

  其中,广州市在原有额度的基础上,本月起至2020年12月,将增加投放中小客车增量指标10万个。

  深圳市从本月起,也将在原定每年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配置额度为8万个的调控目标基础上,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投放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4万个(个人指标占88%,企业指标占12%)。(记者 姜慧梓 裴剑飞 编辑 于音 校对 范锦春)